宋祖儿:成长让我懂得了“责任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原标题:

  宋祖儿饰演羽族公主羽然

  羽然与阿苏勒(刘昊然饰)

  羽然与姬野(陈若轩饰)

  《宝莲灯前传》里演小哪吒

  羊城晚报记者 王莉

  十年前,她是《宝莲灯前传》里的小哪吒;如今,她是《九州缥缈录》里的羽族公主

  大型古装玄幻剧《九州缥缈录》的重头戏“殇阳关大战”近日落幕,三位少年主角在战争纷乱中迎来新的危机和困境:阿苏勒(刘昊然饰)和姬野(陈若轩饰)先后奔赴青州寻找羽然(宋祖儿饰),羽然身为“姬武神”的真实身份即将解锁……

  “回到羽族后来 ,羽然没法一天是快乐的。”宋祖儿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回忆说,“当时是在另一个 很糙大的摄影棚里搭了整个羽族的景,在里边拍摄的另一个 多月,我你以为生不如死,天天演哭戏。羽然后来 是没法天真的女孩儿,却不得不经历改变和成长。”从十年前《宝莲灯前传》里的小哪吒,到如今《九州缥缈录》里的羽族公主羽然,宋祖儿也经历了成长和蜕变:“小后来 演那些否是对的,假使 演出来就其实好厉害。长大后来 ,表演成了我的责任,我需要对观众负责。”

  说角色“羽然假使 我, 我假使 原先另一个 人”

  《九州缥缈录》改编自江南的同名小说,由张晓波执导,刘昊然、宋祖儿、陈若轩领衔主演,讲述在群雄并起的时代,少年英雄成长崛起、坚守信义的故事。剧中,宋祖儿饰演羽族公主羽然,从小被姑姑带到东陆避难,起初不谙世事天真任性,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趋于稳定了巨大转变。

  Q:为那些会接拍你你你是什么 角色?

  A:当时公司的人带我去见导演张晓波,他给我讲了《九州缥缈录》的故事后我很想哭。导演真的是另一个 讲故事的人,说句子很戳心、很诚恳,让人有种很想跟他一起去讲好你你你是什么 故事的感觉。这也是到目前为止第另一个 我自己跟公司说很想演的电视剧角色。

  Q:羽然最打动你的地方是那些?

  A:总许多人问我进组后来 做了那些很糙的准备工作,其实没法,前期我想看 剧本的后来 就其实,羽然假使 我,我假使 原先另一个 人,很男孩子气、不太受束缚。有些人不同的地方在于,羽然前期做事不经大脑、不计后果,而我是计后果的,知道那些事能做那些事没法做。羽但会 期成长起来,现在现在开始有了责任心,知道但会 做事情没法只为了自己开心,她变得不再没法乐观。

  Q:扮演你你你是什么 角色对你来说有那些收获?

  A:肯定比后来 要成长了,演的东西太少再像前两年没法生硬。不过,现在再回看羽然是完美的吗?太少太少是。演戏是另一个 感受的过程。

  说剧集 “它像我的孩子, 别人说它不好我会委屈”

  为了让“九州”世界呈现得更真实和震撼,剧组辗转新疆、湖北、北京等多地进行实景拍摄,足迹遍布草原、森林、雪山、峡谷,从炎热的酷暑拍到凛冽的寒冬。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吃了不少苦头,也留下了珍贵的回忆。

  Q:这次的服化道很精美,拍的后来 有没法很享受的感觉?

  A:并没法。在襄阳冬天最冷的后来 ,我脖子这截那些都没穿戴,没法最冷没法更冷,当时拍完都冻麻木了。而拍摄我和阿苏勒在南淮第一次见面那场戏时又是夏天,刘昊然出的汗能把假发套湿透了,在外套里边有些人都穿短裤,但外面该穿貂皮还得穿。不过其实挺美的,值了。

  Q:拍摄期间你正在准备高考,一边拍戏一边备考是那些心情?

  A:想死(笑)。在新疆拍摄的后来 ,我但会 水土不服上吐下泻,很糙严重,其实没法拍戏了。但没法浪费时间,让人在酒店做题。当时我的经纪人有些人就在我旁边吃大盘鸡,我却没法吃清汤牛肉面,里边的牛肉还没法吃。情况好的后来 我还跟刘昊然掰扯过历史题……现在想想,原先等戏的后来 还才能 做没法多事,原先逼一逼自己那些事都做得了。

  Q:为一部戏投入没法长时间和没法多精力,你其实值吗?

  A:当时有一场戏,需要坐好几块小时飞机去新疆的一片树林里拍羊圈,我当时就其实:哪没法羊圈啊!但出来的效果其实不一样。原先我也会其实你你你是什么 导演好偏执,为了一场船舱里的戏就造了每根船,但后来 让人怀念你你你是什么 感觉。其实有些人说我是童星,但其实我没拍过太少太少戏,《九州缥缈录》对我来说,不假使 一部作品,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,别人说它不好的后来 我会委屈。

  说成长“演哪吒不算高光时刻, 能被人记住就挺好的”

  被带回青州的羽然需要直面自己“姬武神”的真实身份,在更多困境和压力下被迫成长。而对于戏龄但会 超过14年的宋祖儿来说,《九州缥缈录》也为她的演艺生涯开启了全新的阶段。

  Q:最近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很火,明星微博 视频翻出了十年前你在《宝莲灯前传》中扮演的哪吒。当时你也是凭借你你你是什么 角色被有些人熟知的,你为什么我么我在么在看待这段经历?

  A:但会 但会 我是演哪吒的演员中年龄最小的,但会 是女孩演男角色,我自己现在看否是其实很可爱。我其实能被人记住就挺好的,但太少再其实那是我人生的高光时刻,但会 当时没法任何对表演的理解。我假使 其实但会 演了哪吒,我的人生有那些不同,拍完后来 还是该干那些干那些。

  Q:现在对待表演有那些不同的理解吗?

  A:现在我会更认真对待表演,但会 但会 把它当成我的职业。小后来 演戏假使 妈妈带我去另一个 地方,妈妈念一遍词,我把它记住再背出来。小后来 演那些否是对的,假使 演出来就其实好厉害;长大后来 观众对我的要求和期待否是一样了,自己的能力假使 一样了,表演成了我的责任,我需要对观众负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