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打井也可以?舔石探水女博士澄清“土办法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引发外国老外关注的舔石头照片

杨丽芝在野外展开工作

  11月19日,一张女博士靠舔石头判断地下水强度、含量等相关信息的照片引发外国老外关注,统统人提出质疑:仅靠舔石头就能辨别出地下水信息,果然太神奇,原本的法子真的会有用么?

  照片中的山东省地质调查院研究员、地质工程博士杨丽芝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,被拍这张照片时,另一方正在进行打井找水作业,舔石头是为了探知当地含水层和含水量,那统统 有一种凭借经验的“土法子”,真正要进行打井等作业时,还是时需专业的设备和仪器。

  舔石头统统 “土法子”

  杨丽芝告诉北青报记者,那张照片是亲戚亲戚朋友在野外作业时同事拍摄的,能火起来还是感到非常意外的。

  “用舌头舔石头主统统 为了大约了解含水层的大致位置以及含水量的哪几次,地球上有统统石头,但都是每项石头后面 都不需要 找到水。在打井过程中,舔石头是有一种直接、快速的找水法子,”杨丽芝说,“比如舔石灰岩时,型态粗的湿印会放慢消失,含水性将会会好些;颗粒细的型态致密,湿印会消失慢些,含水量将会相对少统统;含泥量比较多都是粘舌头,将会含水量更少。”

  杨丽芝说,野外是找水工作的主战场,但统统大型设备好难及时运送到现场,此时舔石头便成了选择含水层和含水量的最佳法子。这俩法子是杨丽芝通这么来越多年的实践,根据经验总结出来的,属于在教科书上学不需要 的技能。

  杨丽芝告诉北青报记者,这俩法子也并都是任何情况报告都能适用。“毕竟这俩法子是单凭另一方感知来判断,而实际含水量是统统因素影响下的结果,统统严格来说,舔石头统统 有一种辅助法子,不需要 准确地探测含水量。亲戚亲戚朋友找水的主要法子有统统,比如用放大镜看石头的型态,或拿到实验室进行测试石头成分和纯度。”

  做地质工作已有31年

  杨丽芝告诉北青报记者,另一方是1988年结束了从事地质方面的工作,今年将会是第3有另一另一有一个年头了。

  回想起当初在大学选择地质学院的过后,杨丽芝说这是在她小过后埋下的种子。杨丽芝出生于湖南,在她还是几岁大的过后一另一有经常能看得人地质队找石油的场景。望着地质队员们忙碌的身影,她心里不由得羡慕地质人员四海为家的工作情况报告,也慢慢坚定了对地质工作的喜爱,于是在大学里正好顺学些校的鼓励,选择了地质学院。

  杨丽芝刚结束了的工作是打井找水,随后 也干统统污染评价、找温泉等方面的工作。过去条件不太好,但更多的工作时需在野外开展,“每次去野外都是步行和爬山,一去统统 好几天,折腾下来果然腰酸背痛。”杨丽芝说,“现在条件改善了统统,统统 太担心那此了。”

  除了刚结束了的困难,地质工作带来更多的是喜悦和感动。据杨丽芝介绍,有一次在有另一另一有一个极度缺水的山区里打了一口80多米的井,井里出来的水有点硬多,水质都是点硬好,村民们都高兴得不得了,尤其有一位快80岁的老大娘,不仅送来苹果手机4 ,还唱歌给亲戚亲戚朋友听。

  是儿子的同校“师姐”

  杨丽芝的工作指在了她生活的较大每项,有过后一出门统统 好哪几次月,陪伴家人的时间少了,这使得杨丽芝心里统统失落和遗憾,但她的儿子从小都是点硬理解杨丽芝的工作,很少哭闹,甚至在选大学时,选择了母亲的母校中国地质大学。

  尽管杨丽芝不需要 刻意要求儿子,但儿子毕业后也从事地质方面的工作。“也许是我儿子小之都是跟我一齐去野外工作吧,当时他就对那此设备、器材有点硬感兴趣,像流速仪、放大镜类事的,一齐跟我一齐学习了不少知识,统统也明白地质工作的意义。”

  杨丽芝说:“我时需要这很大程度也是受到我的影响吧,平常被他叫成‘师姐’还是挺有趣的。”

  文/记者 付垚 实习记者 杨阳